最新消息

徐世榮教授從無殼蝸牛、巢運到反迫遷運動談兩公約的居住正義

  • 點閱: 4502
徐世榮教授從無殼蝸牛、巢運到反迫遷運動談兩公約的居住正義徐世榮教授從無殼蝸牛、巢運到反迫遷運動談兩公約的居住正義

監察院人權保障委員會於11月18日邀請政治大學地政學系徐世榮教授從無殼蝸牛、巢運到反迫遷運動談兩公約的居住正義。

徐世榮教授首先感謝監察院多件調查案件曾提出完整的統計數據,並匡正政府行使土地徵收權力之缺失。接著他指出:各級政府在無法有效課得不動產稅收的情形下,為取得大幅財源,以都市開發及公共建設為名義,濫用土地徵收,尤其是區段徵收,衍生許多問題,包括大面積的珍貴良田(特定農業區)不斷被侵蝕,不可回復農用,降低我國糧食自足率;在人口老化及少子化下,政府仍不斷擴大及新訂都市計畫範圍,造成計畫可容納人口數量已超過實際需要,多達640餘萬人,許多工業區遭閒置或低度使用,扭曲資源使用配置;因徵收區域內土地炒作投機,致使空屋率甚高,但房價仍不斷飆漲,擴大貧富差距。土地徵收是政府強制取得私人土地之權力,理應基於公共利益,非常謹慎地行使,如今卻淪為地方政客在競選期間誇耀的施政績效。政府強行徵收人民土地,奪取百姓的家園,卻以依法行政合理化一切,根本是「平庸的邪惡」。政府卻忘了都市計畫的初衷乃為改善公共衛生及居住問題,使所有在都市生活的人享有都市居住空間。徐教授強調土地徵收不只是金錢補償的問題,而是人權侵害的課題,然而身受其害的人民卻屢遭醜化成趁機向政府要錢的貪財者。究竟以經濟開發之名義進行土地徵收,是否符合社會公理正義,是否違反我國憲法第15條及世界人權宣言有關人民財產權之保障,值得深思。另外,原住民族傳統領域的土地權利概念及目前遭遇之問題,也非現代法律思維所能解釋與解決,值得重視。

從事教育工作多年的徐教授表示,走上街頭絕非他的人生規劃,而是迫於對當前政府施政造成人民權益受損於心不忍。徐教授桃李滿天下,在場多位同仁曾經是徐教授的學生,現場座無虛席。

副院長兼人權保障委員會召集人孫大川表示,監察院扮演監督施政者角色,有必要接觸多元聲音,跳脫舊有窠臼與框架,發掘問題所在。演講結束後,孫副院長致贈徐教授監察院人權工作實錄數冊,以茲紀念。